we new

步苏


苏州,没有我的故事

浓与淡

       要离开了,想散散心,去绍兴或莫干山都行。快出发时,一想,得去苏州,便去了。
       到时,夜已深,秋意不浓,凉意倒有些。去了旅社,无事。

       睡熟了,快中午才起的,什么也没收拾,也没什么好收拾,这么就去了拙政园。品了很多景,也赏了很多人,最念的是独留的一朵莲。她开了,我见了,很美。
       漫步时满园桂花香,在一个小丘的凉亭处最浓时,拨了她的电话,接了。跟她话这周遭的景和刚想出的两个句子,我寻到的她也算见着了。
       之后游了狮子园,只是桂花香渐渐淡了。
       在天色快暗时寻着了虎丘。洗剑池,云岩寺塔,见了。下山,走的西边,有竹林,有茶园,有凉亭,有流水,无人。

我们

       晚上回旅社,和其他人说上了话。
       一人是在这儿住下了,终日就在这儿荡着,没问他家在哪儿,也没问他准备做什么。闲来无事时,在想,他念着的许是姑娘,许是江南,也许都是,也许都不是,谁晓得呢,便是他自己也迷蒙着的吧。
       一人是刚从西北回来,据他说,是本地人,跟他多聊了会儿,他爱现代建筑,而我喜古瓦屋舍,话题往往被他偷去,又被我窃回。
       还有一人,不识。

       最后一天,早起,出来。到了留园,今天的桂花,没有昨天的香。去到那个本地人推荐的地儿呆半天,跑了。
       等车时,和一人聊的很投缘,他是来这儿见朋友的,得回去上班,走时交换了通讯方式。现在想想和他的联系还是临别时互道的平安。

       回来跟友人闲聊时说,不会再去了,问:是不够好吗,回道:是我好了。

江南

       这便是江南,过便过了,只能见着一次。所以才缺憾着。所以才完整着。


声明: 本文转载前需与作者联系并标明出处
分享到: